抹茶铜绿

我 脑子有病

给狐狸的诗

人们总说你不讲道义

却又爱慕着你的毛皮

人们总说你贪婪无比

乌鸦的肉在你嘴里

是最直接的证据


你没有虎豹威风的外形

便躲在它们身后伪装自己

兔子死了你在一边哭泣

却没有人觉得你是真正的善意

你总好奇猫的毛比你的更加光鲜亮丽

为何人类却舍不得扒下它的皮


狐狸 你可知道

这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

太多的断章取义

人们不在乎乌鸦叼来的肉

是不是偷来的东西

不去想虎豹的爪牙

掠夺了多少生命

不在意猫为了保全自己

拼了命地讨主人欢喜


人们只求一个象征

表达所有的贬义

仅此而已

                                           ——铜绿作与2018年5月

                                        灵感来源于薛之谦《狐狸》


【巍澜衍生】风远 棒棒糖还是大白兔奶糖?

《鼓乐青春》林风×《忽而今夏》章远
非常短的小脑洞
有巍澜本体客串

暑假老师要求参加社会实践,章远就和林风商量好,一起去章远的表哥赵云澜所在的特殊调查局总部参观。

那天赵云澜忙着处理其他事,碰巧沈巍也在,哄两个熊孩子的艰巨任务就交给这位大学教授了。

毕竟是教授,两个孩子被他管的服服帖帖的,问问题都小声地问。章远看着这位和林风眉眼一模一样,气质却截然不同的大哥哥,心理说不出的奇怪。

临走前,沈巍从赵云澜办公室抽屉里拿出几根棒棒糖给章远,一方面用来哄孩子(虽然孩子都快成年了),一方面说是“帮赵云澜戒戒糖 ‘瘾’ ”。

就这样,章远叼着根棒棒糖,和林风走上了回家的路。

“特调局好玩吗?”章远问林风。

“还行,”林风点点头,模棱两可地说,“也没什么玩的吧,那里可是办正事的地方。”

“也是,不过那个叫林静的叔叔挺有趣的。”不知道被当做叔叔的林静听到这话该哭还是该笑。

章远从嘴中取出棒棒糖,递到林风嘴边,一点糖渍粘上了林风的嘴角。

“吃吗?”章远嘴角上扬,笑着对林风说。不知从何时起,章远把调戏林风当成了人生一大乐趣。

倘若沈巍看到了这一幕,肯定会觉得是赵云澜把章远带坏的。

林风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站在原地也不走了。要不是他颀长的睫毛在颤抖,章远都怀疑面前是一张林风的照片了。

几秒钟的沉默后,章远听见林风非常坚定地对他说:“不用了。”

章远:“?”

林风两手往裤兜里一揣,再掏出来。章远傻眼了。

好嘛,一堆大白兔奶糖。

ps:这是我第一次写文!这篇非常短小,凑合看就行~
我画画比写文厉害一点点,大概会把最后一幕画下来(立flag)

二花 豆子 小猫开心
今天依然是沉迷zyl48的铜绿😌

特调处处长赵芸岚女士和人民教师沈薇小姐
百合无限好 只是干不过基佬

第一次发图。。。我直男(误)拍照